当前位置:丁玲纪念馆 -> 宣传教育 -> 新闻报道 -> 丁玲:那些珍贵的记忆
丁玲:那些珍贵的记忆
丁玲纪念馆      2017-1-18    来源:常德晚报    发布者:admin    点击:824

本文来源:常德晚报

      丁玲,82岁的人生历程里,她和中国革命一起成长,一起经历风雨,一起接受历史见证。她以其对党和人民坚贞的信仰、顽强的革命精神和杰出的文学成就赢得了历届国家领导人的赏识和赞颂。7月11日凌晨4时15分,经丁玲丈夫陈明捐赠,这位常德人民的女儿最后的遗物全部运回了故乡常德。陈明先生为什么把丁玲遗物慷慨捐赠给常德?遗物运回过程又遭遇哪些风波?丁玲遗物“回家”对我市的名城建设有着怎样的意义?为此,记者专访了中国丁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涂绍钧、市博物馆馆长孙泽洪、市文化名城办副主任雷元淦。

      深厚的情谊 珍贵的遗物

      记者:涂秘书长,您好!丁玲作为我国现代著名作家,很多纪念馆都抢着收藏她的遗物,为什么陈明先生会选择尚未建成的常德丁玲纪念馆,作为丁玲遗物最后的归宿?

      涂绍钧:首先,这是陈明老先生对常德市委、市政府的信任。今年市政协第五届二次会议上,我的发言《加速丁玲公园建设,努力打造市城区精品主题公园》得到了卿书记的高度重视,他在发言稿上批示:“丁玲不仅是常德的骄傲,而且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我市建设文化名城,把丁玲‘请’进城区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今年7月4日,我利用去北大荒考察返回途经北京的机会,和韩林安、王春阳、郑景阳同志一道看望陈明先生,并带去我的政协提案、发言、领导的批示以及丁玲公园的设计效果图等,陈明老先生看了以后非常高兴。

      其次,我与陈明先生交往已30年,1979年初丁玲刚刚回到北京,我就采访了她;丁玲1982年回家乡时,我一直陪同他们。丁玲去世后,她的秘书王增如同志被调离另行安排了工作,大量的资料需要整理,还有些著作急待整理出版,当时陈明先生便向常德地委负责同志要求,让我去帮忙,因此在他家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20多年来,我一直从事中国丁玲研究会会务工作,和他交往十分密切,老先生对我也十分信任。加之老先生年事已高,今年已经93岁,已无力照管丁玲遗物,他非常希望给丁玲遗物找个好的归宿。正是在这样的机缘下,陈明先生决定把丁玲遗物赠与常德。

      记者:在此次运回的遗物中,有哪些珍贵的物品,这些物品背后有着丁玲怎样的故事?

      涂绍钧:珍贵的物品非常多!丁玲生前所用的一些书柜、书桌椅、收音机、茶杯等生活物品此次都被运回了常德。其中一张红色的木椅跟随了丁玲很多年,丁玲1975年从秦城流放山西长治市郊嶂头村期间,当地的老百姓为她和陈明做了两把椅子,给他们夫妻俩看电影用。其中一把现已藏于上海鲁迅纪念馆,剩下的这把,搬来之前陈老在家一直用着。丁玲不同年代的千余张照片,1979年以后的部分手稿、书信,丁玲访美期间的照片,都十分珍贵。其中著名油画家高莽1981年赠给丁玲的油画《马克思和恩格斯》,著名画家、书法家范曾手书《丁玲不死》真迹,以及丁玲自己的油画《维吾尔青年》、速描《手》、黄山松速写、花卉等,鲜为人知。还有《在严寒的日子里》的手稿更是难得一见,此稿是她有生之年一直孜孜以求却没有完成的作品,被称为《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姐妹篇,这也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憾事。

      记者:众所周知,丁玲与陈明是患难夫妻,一起经历了人生的诸多磨难,感情浓烈深沉,现在陈老把所有丁玲的遗物都赠与了常德,应该很难割舍吧!

      涂绍钧:他们是革命夫妻,感情很深。我们对丁玲的遗物打包装车的过程中,老先生的两个小举动让我们动容。陈老90多岁了,按照往常的习惯,吃过晚饭,散散步,很早就休息了。我们最后一件装车物品是丁玲的席梦思床垫,为了更好的固定,于是上楼去找绳子。当时已近晚上12时,当电梯的门打开时,我发现老先生一个人还在窗边默默看着,我搀着他让他放心去休息,他却担心地问:装好了吗?装完了吗?我说装完了,他点头道:装完就好!装完就好!当我要他保留一本两人的相册时,他迟疑了一下,尽管不舍,还是说了一句:老涂,你还是一并带回常德吧!让丁玲遗物留在常德是个更好的去处。丁玲去世后的20年也是陈老忙碌的20年,髦耋之年依然坚持伏案工作,陆续把丁玲的书稿重新整理出版。他曾执着地说,只要他活着,就要为丁玲和丁玲的作品说话。现在他年事已高,只希望能给丁玲的遗物找个好归宿,让丁玲的精神传承下去。

      遗物艰辛运回常德

      记者:孙馆长,您好!听说您接到通知第一时间就组织人员赶往北京,并亲自接丁玲的遗物回常德。

      孙泽洪:是的,7月7日下午,我接到市文化名城办雷主任的电话,听到陈明先生慷慨捐赠丁玲遗物,便迅速做好前往北京的准备。7月8日上午8时,我和毛效华副馆长随货车历时26个小时赶到北京,刚到就与在京的涂绍钧会长一起去拜访陈明先生。7月9日晚上10时丁玲遗物开始装车,两个小时后出发返回常德。11日凌晨4时15分,陈明先生捐赠的丁玲遗物完好无损地运到了市博物馆。

      记者:从确定捐赠到遗物运回,时间很短,而且丁玲遗物安全无损地运回了常德,路途是否顺利?

      孙泽洪:由于我们开始不知道北京早上6时到11时货车不能进城,进京后还遇到交警拦截,当我们解释这是托运丁玲遗物的车辆后,当地交警不仅没有罚款还给予了放行。回常途经许昌时,眼看要下雨,我们立即把车停到服务站,到附近的镇上购买绳子、篷布,确保遗物不被雨淋。一路上货车没有空调,我们忍受着高温天气往返押运4天3晚,十分辛苦。

      丁玲精神值得发扬

      记者:雷主任,您好!您如何评价丁玲遗物回常德的意义以及对我市文化名城建设的影响?

      雷元淦:卿书记对名城建设有一些自己的思考,他觉得应该把丁玲请回常德城来。文化名城建设小组去年商议决定建设丁玲公园,打造丁玲纪念馆,并要在丁玲公园里塑丁玲塑像,让常德的客人一来就知道丁玲是我们常德人。丁玲其实就出生在常德,和常德的渊源很深,丁玲公园和丁玲纪念馆也是文化名城建设的一个大动作。当我们从涂会长那里获知,陈明先生愿意把丁玲最后的遗物全部捐献给常德后,卿书记和市里的其他领导同志都很高兴,认为这是一件大好事,并要求我们快速安全地把遗物运回常德。下一步,我们将对遗物进行认真清理、造册,制作详细名录寄给陈明先生,现在我们正在研究申请陈明先生担任丁玲纪念馆的名誉馆长。

      记者:常德古往今来有众多的文化名人,为何把丁玲放在一个如此高的位置?在文化名城建设中,丁玲所占的分量似乎也很重?

      雷元淦:这与丁玲的特殊经历及她的革命精神有关。丁玲在现当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在中国革命的进程中也占据了重要一席,而且她与历届国家领导人都有密切接触,饱受赞扬,这实属难得!她年轻时就走上了自立自强、追求光明、追求革命的道路,后来虽然几度蒙冤:打成右派,发配北大荒,文革中又度过了5年铁窗生涯,但她始终坚守着对党和人民的坚定信念。她不仅树立了一个优秀女作家的形象,更树立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形象,很多领导人都曾给予她高度赞扬。作为家乡人,她那种对于革命的坚定信仰,她不屈不挠的精神,她伟大的品格,都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

;

主办:常德市丁玲纪念馆 湘ICP备16020977号-1

地址:常德市武陵区紫菱路1818号 联系方式:0736-7888873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